佚名

狼鹿家的饭(4)

       鸭血粉丝汤
       日本的冬天潮而冷,龙一环着肩感受着风透过衣服刺进骨头里。
        “很冷?”狼谷默默的把龙一的手塞进自己的口袋
感受到手心里的温度皱了皱眉
         “还好啦”龙一弯了弯眼角,手默默的抓住了掌心的热度
          “去吃点热乎乎的东西吧”狼谷叹了口气,手默默的回握
             两人十指相握,走了很长的路
            “鸭血粉丝?这是什么?”,鹿岛看着眼前的牌子一脸❓
            狼谷却是比较直接,拉着龙一的手就往里面走
            “等等,狼谷,这是什么都不知道啊。”鹿岛有点懵
             “进去就知道了啊”
              “万一不好吃怎么办啊”
              “试过才知道啊,好不好吃是舌头告诉你的”
              就这样狼谷拉着鹿岛进了这家招牌泛黄的小店
             “欢迎光临”店里的暖气让人松了一口气,鹿岛松了口气,店里的老婆婆带着温柔的笑意“要吃些什么呢?”
              “请问鸭血粉丝汤是什么!”狼谷一本正经的抢声
              “!”鹿岛一下拧住了他的腰“你有点礼貌啊喂!”
             “没事没事,这是中国的食物呢,你们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呢”老奶奶笑呵呵的,“很好吃哦 ,要说的话是内脏哦,试试吧,好不好吃也只有你的舌头能告诉你了哦”
              “那就来两份好了!”
              “唉,……隼。不要这么快决定啊” 
              “好嘞,老头子两份粉!”
              “哦”分隔着厨房和餐厅的蓝布后传来炉火点燃的声音
              很快,两碗热乎乎的鸭血粉丝汤端上了狼谷和鹿岛的桌,白白的汤里卧着透明的粉丝,红棕的鸭血和棕色的毛肚在碗周围整齐的码着,葱花和香菜在汤面浮着莫名的诱人。
              “好香啊。”龙一的眼睛亮晶晶的,“好吃啊。”
龙一吃的一脸满足,狼谷看着龙一嘴角勾起。
              “真是好甜的一对啊”这时候,料理店的老奶奶端着热水走了过来。
               听到老奶奶的话,龙一的脸腾的红了 ,而狼谷只是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嗯,真好呢,孩子啊,老婆子我有个问题想问啊,你们感觉自己能和对方走多远呢 。”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们能走多远,也许是一辈子也许不是,但是我只知道和他度过的每一天,争吵也好,开心也好,日常也好,对我来说都是闪闪发亮的宝物,也许,哪怕,哪怕哪天我们会分开了,但是我也会好好的面对,因为我好好的爱过了,不后悔。”龙一握紧了狼谷的手,微笑着看着老奶奶。
                 “不存在的”狼谷回握着龙一的手,咽了口汤。
                 “唉!”
                “我的规划里不存在没有鹿岛龙一郎这个选项,我们选的这条路不好走,但是既然我敢选择和你光明正大的走下去了,那就代表不存在放弃这个选项,我未来的每一步都有鹿岛龙一郎,这是肯定的”狼谷抬起头眼里的是执着。
                 “真好呢,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的走下去吧,和对方一起,因为让我听到了好东西,这顿饭就给你们免单吧。”  
                  “唉,不不,这样行的”,“没事啦”,“不可以啦”,一番拉扯后狼谷和龙一最后还是放下钱,走出了店,一开门龙一被迎面的冷气冻的缩了缩脖子
                  “龙一……”
                   “?”鹿岛回头的瞬间,狼谷的脸瞬间放大,从少年嘴里呵出的热气暖暖的带着餐后薄荷糖的香气打在了龙一的脸上。
                    “好点?”
                    “哈哈,真是有着独特味道的暖气呢”龙一笑着跑远,狼谷怔了怔,眼里滑过笑意,追了上去。
                 粉丝店里,婆婆把收好的餐具带到后厨,看着自家丈夫,“多恩爱的小情侣啊”,“哼”,面容硬朗头发花白的厨师用力撕开了牛肚上的膜。
                  “你不要别扭了,俊杰和他的爱人一定和刚刚的那两个孩子一样,只是彼此相爱啊,我们做父母的啊,就是孩子的支柱,如果连我们两个都这样,俊杰不就很痛苦了吗,这条路本来就不好走啊,老头子,如果我们再固执的话,俊杰要怎么办啊,不能因为所谓的对他好就让他痛苦啊,再说了,同性相爱怎么了,那个什么国际不是说了吗,同性恋不是病,老头子啊,我们可以不支持他,但是不能反对他,给他增加压力啊,俊杰和那孩子只是相爱啊!”
                    厨师也只是一张一张的撕着膜
                   “唉,你啊你啊”老奶奶叹着撩开帘子要出去了
                   “晚上吃寿喜烧!问那家伙还有另一个来不来!”厨师冷着脸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老奶奶笑着走了出去,摸摸了自己的胸口,在她的内袋里高大的青年搂着清隽的青年面对阳光笑的开怀
                   

                 
             

          
       

     

     
           

发现了一家巨好吃的鸭血粉丝汤,长春的小伙伴可以来试试,料很足,鸭血也比较新鲜,加点醋的话会比较提味,内脏和粉丝配起来有种不一样的鲜感,非常的厚重是清汤就非常的浓厚,店很小,但是很干净,店主小姐姐灰常的温柔,

遇知

       在很好的年华遇见了很好的你
       
      窗外的雨稀稀落落的下着,花和草在雨的洗刷下露出了点别样的生机,放着小曲的咖啡馆里,鹿岛偷偷的透过书的缝隙看着对面的人。
        
       “在看什么?”对面的人兀的抬起头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上挑起的丹凤眼划过笑意。
        
        “没,什么都没有啦。”鹿岛再次把脸埋在了书下,脸热热的仿佛要冒出点水蒸气。
            
          对面的人,眼睛笑着,嘴角抿着
   
          咖啡馆的侍应生打破了和睦的沉寂,“您好,您的柠檬汁超大杯。”说着把泛着青柠和冰块的透明水杯放到了狼谷身前。
          
          “两根,我要的两根吸管。”狼谷看着眼前只有一根吸管的杯子拧了拧眉头 。
          
            “呃,好的,咱们家超大杯很大呢,要再来一个杯子吗?”
               
              “不需要,再来一根吸管就足够了”
                  
              “好的,那个,因为今天是520,我们店特别推出了情侣套餐两位要试一下吗?”侍应生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眼睛亮亮的看着眼前的两位少年。

                   “那就来一份吧。”

                   “好的,请您稍等。”
        
             桌子上摆着一盘超大的蛋糕,抹茶和巧克力做成了鱼的形状摆在芝士蛋糕上,“鱼芝啊,遇知么”,狼谷起身,坐到了恋人的身边,玻璃杯中两根吸管相互依偎在一起,青涩的青柠上下沉浮,狼谷含住了恋人通红的耳垂,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呓语,“龙一,我爱你,你就是我最好的遇知。”
             
              他怀中的恋人早就红了脸庞,“嗯,我最好的遇知就是在最好的年华遇到了最好的你。”鹿岛抬起头,望着恋人唇齿间满是笑意。

                站在吧台的侍应生看着店里唯一的客人笑了,“真是的,现在的年轻人啊”
   
               “哦,怎么了,现在的年轻人”
           
               “!”侍应生被吓了一跳,回头却是甜点师从后厨走了出来。

               甜点师执起侍应生的手,落下轻吻,“不只年轻人啊,我这个大叔也是,我选的路可不会放弃呢。”两人相握的手上,同款的戒指辉映着光芒。
                 
               咖啡店门口,一个打伞的路人默默离开了,“修罗场,拜拜了您那!”

                   520快乐,愿你和你的“遇知”,在自己所选的路上一直好好的走下去。

               

时光的老屋(1)

      莫名写了这个自己萌的cp大乱斗,想努力的写出bad的感觉,但是单细胞又文笔渣能写出这么有深度的东西的话就好了吧Q_Q
       cp:学园奶爸:狼谷隼✘鹿岛龙一
             全职高手:王乔(叶乔?大乱斗?)
             英雄学园:轰出
      会写成短短的那种大概,店长是小天使一帆,被王大眼伤了心,遇到了叶不修,从叶不修那里继承了这个在个时空流转的店,王大眼同志为了追回一帆一直在找他 ,轰总和龙一因为种种原因来到这个店。
        文笔渣,勿喷。ooc大概会很严重Q_Q
  
    人在成长过程中总会想扔掉某些东西,痛苦的回忆,失败,不甘,痛苦,懊悔,人们总是要丢掉这些过于沉重的东西,好继续走下去,于是它诞生了,它不流通或交换任何东西,它只负责储存,它的货物便是人们疯狂的想要丢弃的所有妨碍自己前进的东西,人们把它叫做遗忘之屋,而老板却更喜欢叫自己的小店为,时光的老屋,珍藏着人们无比宝贵却被残忍丢弃的回忆之地。
       他是无意间走进这所有着古朴风铃的小屋的,他红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显示出一中莫名的暗淡来,推开门,屋子里暗暗的没开灯,但是却不会看不到路,那些闪着微光的小球照亮了路。
        “欢迎光临”,一个柔和的声音响起在明明灭灭的微光里眉目如画的青年,坐在柜台后眉眼带笑的看着他,少年生的不是极美,但那如从水墨里走出来的气质,儒雅的柔和的瞬间就让人平静了下来,“这是哪”他蠕动着嘴巴吐出这样一句话,“人们把这叫做遗忘之屋,但我更喜欢叫它时光的老屋”,“是,做什么的。”,“收藏”青年慢慢的从柜台后走出“收藏着被人们抛弃的而无比珍贵之物。”
          “不必疑惑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里,有想要抛下之物就会出现在这,孩子要抛下单纯成为大人所以来到了这,政客要抛下温情成为执政之人所以来到了这,商人要抛下良知成为成功者所以来到了这,你是为了抛下什么呢?”,他怔住了,老板看着他呆楞楞的神情也只是笑笑“不要着急,每个来到这里之人都有故事要讲,先喝杯水吧,我们慢慢来。”
           “我不知道 ,我好像没什么可抛弃的”客人在喝下三杯水后,说道,明明暗暗的光照到他的脸上晦涩难辩,而店主却也只是微笑着给客人的杯子再一次的倒满了水 ,“能冒昧问下吗?您的脸?是天生的吗?那块红斑让您有种特别的魅力呢。”店主放下水壶,手里默默的把玩着一个晶莹剔透的圆石,“不,并不是”客人捧着水杯,低垂着眉眼,“这是我的妈妈烫伤的,她的神智不清 ,认为我是不洁之物。”店主的手指微顿,又再次缓缓填满了客人的水杯,“非常抱歉。”,“已经无所谓了”,客人忽然柔和了眉眼,“这并不怪她,她只是太痛苦了,遇人不淑,遇到了我的父亲。”客人手抚上自己的左脸,语气温柔“我曾经无比的厌恶并憎恨着,我的父亲所给我的一切,我拒绝着他所给予的一切,我甚至 厌恶着自身的存在,但是,有个家伙撕碎了我的固执己见。”客人的声音越发柔和仿佛那个瘦弱的身影就在眼前,“明知道会打不过我,明知道会遍体鳞伤,但还是义无反顾,说着那是轰君自己的东西,无论如何那是属于你的怎么能厌恶呢!请接纳自己的力量吧,这种傻话来,然后啊,那家伙总是,温柔的不可思议 ,细心的不可思议,有的时候经常伤害自己去帮助别人,这一点啊可爱又可恨,每次看着他遍体鳞伤又拼命努力的样子,我心里总是想着要把他圈在怀里,哪里都不可以去。但是我知道不可以,他注定是翱翔的鹰。”,店长微笑着看着客厅“他对于您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当然有!他是我想要一直一起并肩战斗之人,是我想要守护之人,是我所爱之人啊”客人的语气越发柔和“但是……”,“但是?”,“他有着另外珍视之人,他们青梅竹马的长大,他很在乎那个人 ,在乎到可以不顾自己的生命!”客人的双手紧紧的抓住了裤子,“……”店主垂眸,将手中把玩已久的原石放在了桌子上,原石却早已被浅浅的蓝色填满,浅蓝中慢慢的泛着几缕鲜红,就像是花儿
无意间招惹了海洋的波涛被撕碎前的微笑,“您想要忘记的已经记录下来了哦”店主笑着“因救赎的爱恋与犹豫混着惊恐的悲伤呢,真是纯粹呢,没有任何杂质,仅仅是因爱而产生的沉重吗”,客人怔了怔,“那么,您的选择是什么呢?”,“选择?”,“是的,您是想把这段记忆寄存在这里吗?还是要背着它继续前进呢?”,“寄存?”,“是的”
      隐晦的萤光下 店长的声音带着几分诱惑,“忘掉所有求而不得的痛苦,忘掉他的一切 ,轻松的继续走下去。”“轻松的走下去啊……”客人喃喃着,他的脑海里闪过了那人的身影,蓬松的绿色头发,总是有点羞怯带点躲闪却又清亮坚定的眼眸,带着点雀斑的可爱面庞,不畏伤痛的战斗,缜密的思维,溺人的温柔,还有从他嘴里喊出的各种情绪的“轰君”,担忧的,开心的,欣慰的,只是这么想着客人的脸颊就火烧般的红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握了一下,“不会忘的!”客人的脸仍然面无表情,但是眼神却是坚定的,“或许会很痛苦,看着他为别人受伤,看着他对别人温柔,看着他为别人惊慌失措,但是这一切都抵不过我和他的相遇啊。”客人的眉眼越发温柔“他死心眼的打破了我自以为的固执,他,是我最重要的人,和他相遇后的所有于我而言都是珍宝啊!光是想想我要忘记他了,他那茫然的眼神,我就已经很难受了,我不会放弃的!结局还未定呢!”,“……”店主看着手中再次晶莹剔透的圆石笑了,“真是的 ,难得的好记忆啊,不过你嘴里的爱人和我认识的一个孩子真像啊 ,柔中带钢,为所爱之人而付出啊,嘛,既然你想好了就好好加油吧。”,“……”,“呵呵,还想再喝杯水吗?”,“你叫什么”,“我?你可以叫我灰月,也可以叫我三寸灰”,“……真名”店长,却也只低头轻啄着杯中的水,“……,谢谢你,我想明白了很多事。”客人起身“我叫轰焦冻”,“有缘你会再次来到这的。”看着客人消失的身影,店主起身将透明的圆石放到架子上,“真像啊,要不是知道那孩子和他的伴侣不在这个空间的话,差点就误会了呢。”店长的眸子落到一个棒球上,棒球上的字迹有些模糊不清了,“这可是我的第一个客人,也是目前为止唯一来过两次的客人呢。”店长的指尖慢慢的点在了棒球上,唇间逸起笑意一片荧光漫开 。
      “对不起,打扰了 。”一个怯怯的声音响起,那时候的店长刚刚接收这个店,将原来的一切尘封,和店本身签订了契约,选择了自己重要之物的名字,自由而被限制 ,平淡而孤独,就在他有些茫然的时候,第一个客人来了,很青涩的少年,带着点茫然和在那个年纪不该有的死寂 ,刚刚上任的店长也生涩的接待了第一位客人,在给客人倒完水后,两个人面对面竟是相对无言,末了一起开口的两个人同时笑了 ,年纪本就相差不大,慢慢的两人就聊了起来 当时的店长就把原石摆在桌子上,听着他的故事,“这是哪呢?”客人端着水杯,看着眼前清淡的少年,“唔,回收记忆的地方。”,“记忆?”,“嗯,人们感到痛苦想要抛弃的记忆 ,你来到这的话,就代表着你也有想要忘记的事吧,前辈把店交给我的时候是这么说的。”,“想要忘记的事啊。”客人看着周围闪着幽芒的一个个小团,垂下了眼眸,“痛苦的事情倒是有呢,我的爸爸妈妈…… 飞机失事了,只留了我和只有几岁的弟弟,我在想啊,爸爸妈妈会不会忽然回来就像以前一样 笑着说,龙一我们回来了,神明会不会把他们带回来,会不会把他们还给我,如果如果他们他们回来了看见遗像会不会生气啊,我果然还是回去就把遗像撤了吧,他们……”有水,滴滴答答的落入了客人眼前的杯子里,“!”还有些稚嫩的店主怔住了,虽然有被前辈好好教导过,但是面对这种情况还是有些……,“还有啊,我和弟弟要怎么办呢 ,我能好好的照顾好他吗?虎太郎他还,还这么小,万一想爸爸妈妈了怎么办呢?我们的未来会怎样啊。”客人抬起了头,晶莹的眸子满满的都是泪水,桌上的圆石,忧郁的蓝和黯淡的灰翻滚着翻滚着,彼时尚且稚嫩的店长也只是手忙脚乱的拿来纸巾帮客人拭去泪珠,又帮客人重新冲了杯热可可,最后说了句“那要,试着忘记吗?”,店长轻声问出了口 他的手里紧紧的攥着那颗不断绿和灰交融近乎黑的圆石

happy. birthday

   算给自己写的生贺文吧,祝自己18岁生日快乐,很开心在2018年和学园奶爸遇见,让我看到了萌萌的温暖,然后今年,最开心的无疑是,五月出生的我能够在五月去看五月天,谢谢忍受并能喜欢我粗略文笔的小可爱们,这个主要讲的就是马猴烧酒完成了某个人(我)的愿望,去了自己一直想去的世界的故事

        阳光懒懒的撒在了雪白的枕头上了,我浮在了无依靠的空气里,暖黄的阳光穿过我撒在了床上酣睡的人的身上了,他闭着那双灵动的眼睛,五官是我隔着一层屏幕无数次看到的那样,清秀的温暖的,门锁轻轻转动,发出“卡”的声音,一个同样眼熟的身影进了房子,他走到了酣睡的人身边,坐下手抚摸过他的碎发,眼睛里是
满溢而出的温柔“喂,起床了哦,龙一”,我看到他低下头慢慢的,轻轻的吻在了他的额上,“唔,再让我睡十分钟吗”,床上的他撒娇的把头埋进了白蓬蓬的被子里,“不可以。”,“那就五分钟。”,“不行”,“嘛,一分钟——,呀!”,站着的人忽然弯下腰把包在被子里的人抱了起来。“再不起的话,我就抱你下床喽!虎太郎可在等着你喔。”,“啊啊啊啊!放我下来吗!我会起的啦,真是,我这么累还不是因为某个……,唔”一切消融在一个吻里,我看到眼前拥吻的人,羞的立即举起了手挡在了眼前,却又禁不住好奇心,悄悄的张开了手指,从缝隙中却看到了被包在被子里的人光滑的身躯和不断滑动的喉结,滑落的被子下,雪白的肌肤和点缀之上的红梅,让我一下子又红了脸,猛的低下了头,“嘛,快点哦”他的声音带着意犹未尽的磁性,“知,知道啦,放我下来啦!”他的声音带着莫名的性感,我看着两个人红红的面庞,嘴角弯了起来。
           客厅的花,悬挂的纱,风纠缠着风铃,发出清脆的叮咛,我坐在绿色的沙发的一侧,转头看着餐厅,那里热闹非凡,已经长大点的虎太郎,抓着哥哥的衣角,把脑袋埋在哥哥的胸里,他则是温柔的抚摸着弟弟的头,微笑着。仍然很有活力的小鹰,气势汹汹的走到哥哥的面前,却被哥哥一个头锤,打的眼泪汪汪的抱着头蹲了下来,“为什么又打我啊!”,“没什么只是你刚才看起来很欠揍”,“哇!哥哥笨蛋”,“小鹰少爷,不要难过了请品尝下在下特制的汉堡肉吧”眼睛反光的犀川忽然出现在了小鹰的身后,手里的汉堡肉散发着美妙的香气,“我才不要!犀川你少拿蔬菜骗我!”,“好啦!赶紧安静下来,快吃饭了,这像个什么样子!”端着烤盘的理事长婆婆瞪着眼睛,我看着坐在哥哥怀里笑的好开心的虎太郎,看着一脸不愿却嘴里塞的满满的小鹰,看着坐在椅子上眼镜反光的犀川先生,看着故意板着脸眼神却满满温柔的理事长婆婆,看着写满欢快的客厅,眼慢慢的弯了起来。
         月明星稀,树影婆娑着的庭院,我坐在树的枝梢上,鼻间是叶子的清香,树下,仙女棒微暖的细光,跳跃着,我趴在树粗壮的枝干上,小腿一下一上的和那些微痒的树叶触碰,我低头,看着在走廊上吃着点心一脸惬意偷懒的兔田,看着和小鹰一起拿着仙女棒挥舞笑的好开心的虎太郎,我看着蹲在弟弟身后微笑着的他和一脸严肃满目温柔的他,我看着一脸正经的小奇凛牵着刚刚会走路的美鸟一脸严肃的从妈妈手里拿过仙女棒,我看着笑的开怀和带着泪泡笑的开心的拓马和数马一起看着手中闪耀着的仙女棒,抬起头,看着布满星子的天空,笑着,消散在了空气中。
           谢谢马猴烧酒大人,完成了我的愿望,未来,以后,请让他们一直一直这样的开心的勇敢的走下去吧。
           不负阳光,不负相遇,不负温柔,不负推着我前进的那些风,今天后的每一天我也要努力的认真的开心的生活。

(狼✘鹿)待君归

   最近迷上带点古代的感觉(ฅ>ω
凉亭下,  引一流觞曲水,瓷杯缓落,这,围坐的不是昔日纵横捭阖的诸子百家,是一君二臣 ,他们谈的不是天下大势,是江山的生存或死亡。
良久黑袍之人起身跪地“臣!定不辱命!”转身离开凉亭。
黄袍之人看着黑袍之人的背影嘴中却道“鹿岛,你可怪朕!”
白袍之人却也只是稽首“为的,是江山。是太平安宁,臣何怨可有”
  夜星稀,灯如豆,黑袍人抱着他的刀,这是把饮血的刀,看着对面人的眸,那是双忍泪的眸
狼谷(深吸一口气,放下剑,搂着眼前之人):“我会回来!活着回来,让这江山活下去!给你一个安稳!”
鹿岛(在狼谷怀里抬头与狼谷对视):“我等你回来!为你守着后方,让你心无旁骛征战沙场!”
鹿岛抚着眼前之人的眉眼,蓦的笑出声:“还记得你我初次相见,你就是个拎着剑,傻呵呵的刺木头的傻大个,我喊你你都不理我。”话尾含了些委屈
狼谷将下巴抵在怀中人的头上笑道:“我那时一心在剑上,你一袭白衣,又说话斯文的不成样子,我哪里知晓是哪个贵公子来找我这个武夫的麻烦。”
鹿岛又道:“那第二次呢,主公也好好引见了我,你怎生还木木的,抱着你那剑,还瞪我!”
狼谷苦笑:“我那是惊着了!我在想地上也有这般标致的儿郎?看你看的入了迷!”
鹿岛红了脸:“昏言浊语!”
狼谷:“昏言浊语就昏言浊语吧,我一介莽夫若不是脸皮厚哪能把当朝丞相抱到怀里”
鹿岛:“哟,堂堂护国大将军若是那一介莽夫我这丞相也就是个的文弱书生了罢!”
狼谷长叹:“你啊,我一介无知莽夫,你一介文弱书生,咱俩配配正好!”
末了,两人都被彼此逗笑,拥在一起,鹿岛把头埋在狼谷怀里声音颤抖:“活着,你定要活着回来!哪怕兵败圣上怪罪下来,你也要活生生的站在我眼前”
狼谷摸着怀中人的头柔和道:“好!”
“等你回来,咱们就辞官,躲到那深山里,乱与不乱再无相关!”
“好!”
“咱们就搭个小屋,山肴野蔌,闲云流水,舞剑伴笛过着一生!”
“好!”
良久,天光微亮,雄鸡报晓,狼谷感受着胸前湿热,“等我回来。”
鹿岛抬头:“定待君归!”
后记:天晓初年年,国积贫弱,恰逢荒年,外部游牧民族趁乱劫掠,丞相鹿岛龙一联合其夫狼谷隼向圣上进谏,凉亭下,君臣流觞曲水,护国将军狼谷隼挂帅披甲,挥师征战,其夫鹿岛龙一镇守中央,辅助圣上,肃清官场,改规治农,五年,将军狼谷在敌我悬殊的境况下驱赶了敌人,以少胜多,却也辙失左臂,狼鹿夫夫同向圣上乞骸骨,圣上挽留无果,遂放二人离去 ,终入荒山再无音信,后世一樵夫打柴误入一竹屋,屋内物品皆双份,屋后二碑只狼鹿二字而已,有一书上曰:“弱冠相遇相知,而立相守相离,不惑终得相守,耄耋与君同归”下书“终待君归”

我们总要很开心(将军狼✘头牌鹿)

         最近,京中不太平,不开心,护城将军巡着街想着,脸板的越发严肃。
         最近,总有人想把他买下,不开心,幻园的头牌想着,笑的越发温婉。
         晚上,不开心的护城将军来到了不开心的头牌身旁,点了酒,柔和了神情,听了一夜的箫声入梦。
         早上,不开心的护城将军摸了摸不开心的头牌的头,头牌笑着,不温婉的那种,带着额头的温度入梦
         又一夜,护城将军从御书房走出,板着已经足够严肃的脸,握紧了手中的剑。
         又一日,头牌站在帘后,笑的牡丹花开眼中带泪,松开了紧握的手。
         那天,护城将军骑上了枣红的骏马,目标却不是头牌。
         那天,头牌穿上了火红的嫁衣,终点却不是护城将军。
         将军拔出了他的刀,了却了京城的不安
         头牌停顿了他的轿,想要再等一等。
         将军换了匹白马带着他的兵调头飞驰,留下了傻眼的副官
         头牌下了轿子带着他的小奴走向了王府,周围是锣鼓喧嚣
         兀的,将军的兵冲散了锣鼓的喧嚣,将军板着脸抱起了笑的桔梗花开眼中带泪的头牌,重重的亲了一口,对着底下的人说“告诉你们王爷他妄想娶的是我狼谷隼的恋人!”然后抱着头牌骑着白马离开,去宫里,求赐婚,要婚假。
         后来将军和头牌都很开心,可是皇上不开心。
         京中有人要谋反,不开心。狼将军把叛贼斩了,开心了。
          弟弟一直蹦哒,不开心。狼将军把弟弟气势卸了,开心了。
          狼将军求赐婚,要婚假,准了!
          狼将军又在面无表情的夸他老婆可爱了,不开心
          狼将军又在面无表情的夸他老婆漂亮了,不开心
          狼将军又在面无表情的搂着他老婆去玩了,不开心
           狼将军又请假和老婆去度蜜月了,不开心。
       皇帝:“你能不能别着脸,一提老婆却周身冒小红花一副欠揍的样子,朕不开心。”
      将军:“圣上,我们很开心”
      皇帝:“扣半个月俸禄!”
      将军:“我有老婆。”
      皇帝:“扣一个月俸禄!”
      将军:“圣上,我们总要很开心”
      皇帝:“……”
          后来
      将军:“你为什么一直笑的很开心”
      头牌:“一开始是训练后的本能,后来是遇到了能让我真的笑的很开心的人。”
         花落一枝,树一从, 天山有路与君踪,此世我们不曾错过,来世这红线必定延续。
          后来的后来
       “我叫狼谷隼,你好”
       “我叫鹿岛龙一郎,你好”
   

唔,不太理解L敏感点,改了好几次,最后只上图了Q_Q

捕猎关系(4)

   背锅侠犬井上线,论苏格兰牧犬是如何被抓秃毛的(・ิϖ・ิ)っ
        

       “有毛病吧,那家伙!”犬井气喘吁吁的坐在教学楼的后面,而他的伴生兽苏格兰牧犬可怜巴巴的用爪子搂着自己的尾巴尖,舔着秃了毛的地方,“鸟类好可怕啊Q_Q”,“你这家伙!不要这么没骨气啊!”通过精神共享得知自己搭档的想法,犬井很是不屑,话说还真是棘手啊,那个黑脸的家伙,犬井抬头,看着天边那一点云彩,慢慢的在他眼里汇成了一双带着笑意的双眸 ,“啊啊啊!那家伙!”犬井抱着头大吼,“太可爱了吧!”,“嗷呜!”旁边的苏格兰牧犬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小仓鼠鼓起脸颊的样子超可爱!一人一兽诡异的一起红了脸,而另一边保育室内,狼谷站在鹿岛身边,牵着鹿岛的手,黑着脸散发着可怖的气息,仿佛猛兽在守护着自己的猎物,矛隼有些狂暴的在空中盘旋,眼神中带着锐利,鹿岛无奈的捂住在自己口袋里瑟瑟发抖的小龙猫,“狼谷,你把我拉痛了啊!”狼谷却不听,满脸阴云拉着鹿岛就往外走,“哥哥”虎太郎有点担心 ,迈着小短腿就要追过去,却被兔田抱了起来,“放心吧,虎太郎,你哥哥他啊不会有事的,隼那家伙,伤害谁也不会伤害他的,大人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狼~谷,狼~谷。。。隼~,慢一点啊!手好痛啊!”狼谷听到身后人的糯语,一个刹车,停住了,转身看到手腕被捏红的鹿岛有些心疼的揉了揉,然后皱着眉问“那家伙怎么回事!”,狼谷一想到早上看到的场景就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唉,你听我说啊”,镜头转移到早上的保育室,鹿岛正抱着美鸟和虎太郎一起看着图画书,忽然门被打应该说被踹开了,“谁是美鸟啊?!”犬井插着口袋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鹿岛把美鸟放下,拜托虎太郎和小美鸟玩会,走了过去,“请问你是谁?你找小美鸟有什么事吗?”小龙猫从鹿岛的口袋里探出头来,看到地上摇来摇去的尾巴感觉很有趣,于是从鹿岛的口袋里滑了出去,向对方跑过去,苏格兰牧犬看到一个小不点儿向自己跑过来,站起来正打算应战,却发现对方直接扑向了自己的尾巴?!,懵逼的苏格兰牧犬回过头去呲着獠牙打算把对方吓走,却被对方一爪子糊到了鼻子上,还挺……软的。于是莫名被安抚的苏格兰猎犬就卧了下来,一脸荡漾的看着对方在自己的尾巴上撒欢。另一边,犬井挺着胸膛,开始了要成为小美鸟爸爸的伟大宣言,或许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小美鸟啊啊的爬了过来,拉住了犬井的裤子“哇啊!这这个小家伙是什么鬼啊,喂!快放开,不然我就……”,“美鸟快回来啊!”,“啊噗!”一急之下犬井竟然把美鸟抱了起来一把塞回了鹿岛怀里,“快带走她啊,我对小孩子没办法啊,咦?你是,这个味道,你你,你是向导!”凑近之后才闻到对方甜甜的味道,犬井这才后知后觉的红了脸,又看到对方带着笑意的双眸(被他的反应逗得),于是更加手忙脚乱的了,最后啪叽一下,踩到了刚刚没来的及收拾好的美鸟的爽身粉,跪倒在了鹿岛的脚下,“你没事吧”鹿岛连忙蹲下,想要把他扶起来,偏就在这时,“喂,龙一,我给你带早饭来了……”狼谷推开门,看到的就是一个红毛的家伙跪在自家向导(自己认为的)的面前,红着脸一副求婚的样子,而鹿岛竟然还蹲着一副纵容的模样,一下就黑了脸,而站在他肩膀上的矛隼,一眼就看到了一脸蠢样看着自家小软萌的傻狗,而自家小软萌竟然还在傻狗的尾巴上!自己好久都没有这么和它亲近过了啊!矛隼一下子就炸了毛。“你这家伙干什么呢!”狼谷放下东西捏了捏拳头 ,矛隼也长鸣一声对着苏格兰牧犬就冲了过去。
fin.……

上世纪的情话

这是姥姥和姥爷结婚时,姥爷的誓词,感觉莫名的搭,戳心。

我喜欢你,想要夏天给你扇蚊子,冬天给你暖被子,捂脚丫,水热的时候带你去河里我给你捉虾,如果水凉的话,我就给你烧热水,让你喝暖肚子,等秋天了我就带着你去地里掰玉米,回来的时候我拉着你,你坐在满车的玉米上,咱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