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

可以点开,狼鹿cp了解一下无脑甜文请多关照

如果有人想和我沙雕对话的话

q1135214006

捕猎关系(6)

       “好热”,鹿岛感觉自己好像在发烧 ,某种热量从骨头缝里钻出来在体表燃烧,意识海也仿佛翻滚的星河,伴生空间里小龙猫把自己紧紧的缩成一团。
         “隼”无意识的鹿岛呢喃着些什么,那是狡猾的哨兵从觉醒的那一刻开始就深深留在自己向导灵魂之海的精神力。
           “只能想着我,最重要的时刻都要和我一起度过”,迷糊的鹿岛恍然间想起了小时候的夏日,疯狂的老师被眼前小小的身影拦住,去探病时狼谷躺在床上,小小的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手眼睛紧紧盯着自己的双眼“我为你成为哨兵,所以你只能是我的向导,所以……”
           “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看着我,要只能想着我,最重要的时刻都要和我度过。”耳边仿佛想起了熟悉的呢喃,湿润的气息轻轻的打在耳畔,“醒来吧,阿龙”
           此时,狼谷正半边身体趴在鹿岛的病床上,头正凑在鹿岛耳旁,属于哨兵的精神力温柔而霸道的包围着属于着自己的向导,一向喧闹的矛隼站在自家主人肩头,微垂眼睑,隔离病房外鹿岛爸爸气哼哼的抱着肩,旁边的鹿岛妈妈温柔的抱着虎太郎笑眯眯的看着病房里,龙猫躺在在老虎头上悠哉的看着自家伴侣转着一个又一个的圈。
           “狼谷家的那个臭小子!居然早早给龙一下了精神暗示!”刚刚两人就差点在医院打了起来,还是护士过来说里面向导的哨兵在哪,让他赶紧进去把向导喊醒,想着刚才护士小姐一副“现在的孩子真是,这么年轻就私定终身”的样子,鹿岛爸爸就感觉牙痒痒,自己家水灵灵的大白菜就这么被猪拱了!
            “好啦,你就,从知道龙一是哨兵的那一刻起不就注定有那么一天吗,不是狼谷家的孩子也会有其他的哨兵哦,还是说是你的占有欲在作祟吗?爸爸~”
           听到自己妻子的话尤其是最后那个带点波浪线的尾音强烈的求生欲使鹿岛爸爸咳嗦了几声,“我只是生气他就这么给龙一下了精神暗示!”,“不要给自己找理由了哦,精神暗示哪是这么容易下的,连我也是结婚后才允许你给我下的精神暗示呢。”
         “鹿岛龙一郎的家人,可以进来了哦,病人的情况已经稳定了,对了,请爸爸在外面留一下哦,现在除了那孩子的哨兵别的哨兵都不可以进去哦,啊,弟弟也是呢,麻烦你们在外面等等哦,妈妈请跟我来”
          “!”被留在外面的鹿岛爸爸一瞬间有些绝望,但在回头看到自家小儿子正努力的惦着脚,把整张脸都糊在了玻璃上的瞬间,鹿岛爸爸忽然就安慰了 ,“还好虎太郎你是个哨兵,太好了!”抱起虎太郎,鹿岛爸爸
拿脸蹭着自家小儿子,“唔!哥哥,虎太 看不到了,爸爸,坏”
         病房内,看到妈妈进来了,鹿岛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狼谷则是老实的站了起来,“阿姨”,“啊,隼君,能麻烦你先出去一下吗,我有事想和阿龙说哦。”
“是”
        狼谷出门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鹿岛爸爸,“小子!你过来”此时的鹿岛爸爸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冷静的让狼谷过去,“我们好好谈一谈。”
         “好了,碍眼的哨兵走掉了,阿龙我们来谈谈吧”
病房里,鹿岛妈妈坐在病床前,手轻轻放在自家大儿子的头上,因为高热刚刚下去,手下的头发还带着点粘腻,“阿龙,一直以来辛苦你了呢,我和爸爸啊,是自私的大人,生下了虎太郎后就把他扔给了你,自己两个人就去干自己想干的事情去了,也不管你愿不愿意,也不管虎太郎这么小会不会想爸爸妈妈两个自私的大人就自己走掉了,一直一来辛苦你了,嘘,不要动,听妈妈说,我们家的阿龙和虎太都是好孩子,你们都很努力了,现在妈妈和爸爸回来了哦,所以想干什么就去吧,恋爱也好,旅游也好,这次爸爸妈妈会一直一直站在你身后哦,所以,尽情去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吧,龙一郎。”
      “妈妈”鹿岛躺在病床上,看着自己的妈妈红了眼眶,“好了,既然儿子快要成为别人的已经是事实了,那么,有些事也不得不说了呢。”,“妈妈!”,“不要还害羞吗……”
        三天后,情况已经稳定了的龙一被通知可以出院了,出院的那天,狼谷一个人来医院接的龙一,“爸爸妈妈,不叔叔阿姨他们在家里等着呢,还有可以的话请把这个戒指戴上”,“呜哇!你忽然干什么!”,“有了这个戒指我在留些气味,这样所有人都会知道你是我的了。”,“不要啊!”,“反抗无效!好了现在你就完全是我的了”
        “所以说不要啊!”
         精神空间里,矛隼好不容易等到了能够再次看到小龙猫的机会,正拍着翅膀跃跃欲试,兴奋的矛隼忽略了小龙猫不断扇动的小爪子,被鹿岛妈妈的龙猫教育过的洛特又怎么会让它再次吞下自己的头呢。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龙一郎”

  end




所谓精神暗示私设是只有在向导完全信任哨兵时才能完成的

卡了许久,终于写完了-.-,还有111fo真的没人点梗了吗,那我可就放飞了哦

111fo了,苍蝇搓手,有人要点梗吗?(๑•ั็ω•็ั๑)

好开心,一直以来谢谢大家了

还有狼鹿真的真的炒鸡可爱!

感谢每一个相遇

其实一直以来都感觉自己写的东西乱八七糟的

感谢支持着这样的我的你们

以后也会努力的

谢谢大家

写的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ಥ_ಥ(ಥ_ಥ)
谢谢

致敬单田芳

再也听不到惊堂木一拍后,那句“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三侠五义已过往,白眉大侠留余香。广播空放童林传,世上再无单田芳。

永远忘不了小时候收音机里的江湖,忘不了你给我讲过的白眉徐良和诸多英雄好汉
单田芳老师这次的后事如何,我听您来世细细分解。单田芳先生,一路走好
来世,我还要听您的白眉大侠,听您的新水浒

闲话日常

非常抱歉,原本想尽快写出捕猎关系的结局,但是,我卡文了Q_Q,可能因为文笔不好还好久不写了,于是想慢慢的换一下状态,就写了   别的。

一个对话体

琐碎的日常和言语,关于他们身为哥哥

请走链接

请走链接

狼鹿家的饭(5)

茶泡饭

关于食物,鹿岛一直没有废多大心思,小时候妈妈会精心的准备营养的饭,等到后来到了森之宫家,犀川先生则是完美的厨师,再到后来和狼谷在一起了,两个糙汉子的食物质量则是完美的下降。

只会咖喱的鹿岛和只要吃饱就好的狼谷结合的结果就是,每一天除了外卖泡面便当就是咖喱。

这是一个宁静的雨天,狼谷正在电视前看他的棒球比赛,鹿岛则是和他背靠背,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手中的书,雨打在窗户上的声音和着电视机里传来的解说声莫名的只让人感到温馨。

“呐!隼我饿了”看了看手腕的表,鹿岛放下书,脑袋后仰,躺倒背后人的肩膀上,声音带点撒娇意味的软糯。

“哦!”可是被撒娇的人却是无动于衷的盯着电视,注意力被比赛完全的吸引着。

“呐!呐!狼~谷!我说!我饿了!”鹿岛伸手揪住了自己恋人的耳朵,有点无奈,自己的恋人一碰到棒球就脑热,偏偏还没办法,真是的。

被自恋人揪住耳朵,狼谷只能恋恋不舍的把自己的眼睛从电视上撕下来,侧头对躺在自己肩上的恋人说“外卖?”

“今天下雨外卖配送费是原先的三倍。”

“泡面?”

“昨天晚上最后一桶被你当夜宵吃掉了”

“唔,咖喱?”

“我不想做饭啊,话说怎么一直是这些啊,没有别的嘛。”

偏偏在这个时候,电视里的某个棒手打出了漂亮的一击,被解说的声音吸引走的狼谷立马转头,甚至忽略了耳上的疼痛。

“狼谷隼!我饿了!”鹿岛有点生气了,忍不住手上用力,强迫狼谷的脸转向自己,脸也有点气鼓鼓的颇像小仓鼠。
 
而狼谷只是温柔的把自己耳朵上的手拿了下去,“等一会,我陪你去买便当哦!”

“!”鹿岛是真的生气了,他气哼哼的坐起身,然后进了卧室,把门锁上了。

肩膀一轻立马狼谷转头,却只是看到自家恋人的背影,随后是卧室的门上锁的声音。

情商忽然上线的狼谷立马放下了遥控,站了起来,走到了门边,“阿龙?我不看了,咱们现在出去吃饭吧”

回应他的是一片沉默,知道自己恋人生气的狼谷感觉有点无措了,两人交往以来很少发生冲突,两个人的性格都是不会在乎小事的,所以很多恋人之间因为鸡毛蒜皮小事打起来的情况基本没有,只有个别大事情才会闹起来,所以鹿岛这种忽然的小性子,让狼谷莫名的感觉有点甜。

把自己将要扬起的嘴角压下去,狼谷摸了摸脑袋,想了想,走向了厨房。

另一边的卧室,鹿岛躺在床上鼓着脸颊,可是慢慢的当一时的愤怒过去,鹿岛的脸立马火烧云似得红了起来。

“我在干什么啊~!”把脸埋在被子里,鹿岛感觉自己有点崩溃。

因为一直以来狼谷对自己无声的包容,所以鹿岛感觉自己有点习惯了和对方粘着的感觉,无论什么时候都希望对方看着自己,所以刚刚自己与其说是生气对方不理自己,不如说是吃醋了,吃醋对方给了棒球太多关注,所以忍不住撒了娇。

“真是的!鹿岛龙一郎你可是男生啊!怎么能和女孩子一样吗!”把脸从被子里拔出来,鹿岛拍了拍自己的脸,从床上起身,“刚才隼好像敲门来着。”

打开门的一瞬间,鹿岛被热气糊了一脸,门外一脸面无表情的狼谷端着碗“吃饭了,我做的茶泡饭。”

后记
茶泡饭带着热气,白饭上摆着梅子海苔和其他配菜,暖暖的汤包围着一切,正当鹿岛享受的时候,狼谷开口说“偶尔再来几次吧。”
  “什么?”
  “撒娇,多来几次”
  “!”
看着脸通红,快把脸埋进饭碗的恋人,狼谷最终放任了自己的嘴角,“被撒娇的感觉真好。”

来篇短打恢复下感觉(ಥ_ಥ),感觉有点时间没写了,本来就渣的文笔更渣了,原本打算这两天把捕猎填完了,现在我努力吧(ಥ_ಥ)

学园奶爸同好群
上线后的第一眼就看到了有小可爱要加入我大萌群于是,我就越俎代庖的未经群主允许发图了

运动会

80粉福利~

谢谢大家的支持

我会努力把小朋友们可爱的万分之一表达出来的!

尽量= ̄ω ̄=

       
        “虎太郎,虎太郎,起床了哦”龙一郎温柔的唤着还在睡着的虎太郎。
         “唔~尼酱”,小小的虎太郎从软软的棉被中坐起身 ,用肉乎乎的小拳头揉着还没有完全睁开的眼睛,萌萌的小奶音还带着困意。
          “早上好~,虎太郎”龙一郎温柔的抱起虎太郎,“终于到了今天了呢!虎太郎最期待的运动会哦!”
          被运动会三个字一下子唤醒,虎太郎放下肉乎乎的小拳头,眼睛一下子就睁的好大好大,“尼酱,运动会,唔,大家一起!”
         “是哦,今天就是运动会的日子哦!保育室大家一起的运动会呢,好啦我们下去吧,犀川先生早就备好早饭了哦。”,“唔!”
           龙一郎抱着虎太郎下楼时,院长婆婆已经在座位上等着他们了,犀川先生站在院长婆婆旁边和他们打招呼“早上好,龙一郎少爷、虎太郎少爷”
             “早上好,婆婆、犀川先生”
              “婆婆!犀川!唔!运动会!”
            “哼,这么兴奋啊,比赛可不要输了啊!要好好努力知道吗!可不要把自己弄伤!”院长婆婆放下报纸 ,喝了一口手中的咖啡。
             “虎太!努力!”虎太郎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小手紧紧的握着小叉子,眼里闪满了小星星
              “真的很兴奋呢,虎太郎”,龙一坐在虎太郎的旁边看着一脸认真的虎太郎笑了,“加油哦!虎太郎”
               “唔!”
              “虽然对虎太郎少爷很有信心,但是为了讨一个彩头,我特意努力做了获胜的炸猪排套餐,还请虎太郎少爷和龙一郎少爷务必好好享用!”犀川一手托着一早准备好的五层豪华便当,一手放在胸前行了个弯腰礼。
                “犀川先生,也很努力呢”,鹿岛看着大到过分的便当,苦笑了几声。
                  吃过早饭,鹿岛抱着虎太郎,背着放着巨大便当和其它物品的东西,就出了门,到了保育室的时候,小朋友们差不多都来齐了。
                “哟,早啊,龙一郎你看起来睡得很好吗。”
                 “早上好!兔田先生 ,睡的好什么的……”
                 “鹿岛,早上好”,正在鹿岛和兔田打招呼时,鹿岛的背后传来了狼谷的声音。
                “啊,狼谷,早上……呜哇!你这黑眼圈怎么回事,鹿岛回头却被双眼乌黑的狼谷下了一跳
                 “啊,昨天小鹰因为太兴奋,折腾到很晚才睡觉。”狼谷拧起眉毛一副不愿意多提的样子。
                “还真是辛苦啊,狼谷”

                “走了哦!”兔田看人齐了,带着保育室的孩子和家长坐上了学校提供的大巴。
                一段时间的行驶后,保育室一行人到了被装饰的分外可爱的体育场,这是这次孩子们比赛的会场,触目可及的是遍地故作严肃的小萝卜头们,似乎认为今天的事情无比严肃,很多的小朋友们板着自己的表情,小小的人散发着我很严肃的气场,但是一个个肉乎乎的脸蛋除了萌,实在是无法让人想到其它的词汇,更是有无数的家长冒着小粉花对着自己的孩子一顿猛拍。
             似乎是被会场“严肃”的氛围感染了,保育室的孩子们也一个个板住了自己的笑脸,连最小的小美鸟,也瞪大了圆圆的眼睛坐在妈妈怀里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最爱哭的数马也用力的忍住了眼泪只是紧紧的抓住了拓马的手,拓马则是笑眯眯的回握着自己的兄弟,平时最小大人的奇凛更是提起了小胸脯,昂首抬头小脸上一副严肃的表情一副气势满满的样子,而小鹰则是和往常一样拉着虎太郎的手努力的直起腰板,一副会保护虎太郎的样子而虎太郎则是单手握拳,小脸涨红一副努力的样子。
            “大家,太紧张啦”,鹿岛看着孩子们,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总感觉山羊同学在这的话说不定会血崩呢”想起某个喜欢小孩子的同学,鹿岛苦笑了一下。
          这时,广播里响起了参加运动会的小朋友入场的信息,兔田带着小朋友们摇着代表保育室的黄旗先进了会场,而作为观众的家长们则是走到了赛道旁。
           随着漫天的气球升入空中,运动会开始了。
        鹿岛给保育室的小朋友们打着气,小美鸟坐在妈妈的怀里努力的张开小手,长开双臂“啊啊!”的给小伙伴们加着油。
           第一组比赛是两人三足,保育室出站的双胞胎
          笑眯眯的拓马拉着已经快哭出来的数马,看着工作人员给他们的脚上系上绳子。
          “数马,记住口号哦!”
           “嗯,1,2”::>_          随着一声枪响,比赛开始了
      数马和拓马手拉着手,嘴里念着“1、2、1”,满脸的严肃,忽然场边一个包裹的极其严实的男人大喊了一声“数马,拓马加油!”
        “这声音是狸冢先生是吧”鹿岛看着那个神神秘秘的男人眉头抽动
          “好像”狼谷仍然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保育室的其它小朋友也一脸严肃,一起喊着1,2,1仿佛他们也在场上。
          忽然,数马的脚被绊了一下,拉着拓马一起咚的一声,跌倒在了赛道上,瞬间,数马的眼里蕴起了泪珠,但因为在赛场上所以拼命的忍住,泪珠被憋在眼眶里打着转,数马的小脸也憋的红彤彤的。
          “对,对不起,拓马”萌萌的小奶音带着哭腔,数马红着眼眶,小手紧紧的攥住自己的兄弟
         “没关系哦”,拓马笑着,弯着的眼睛仿佛想要把勇气就这样传递给自己的兄弟,“快点站起来,我们一起努力吧!数马!”
          “嗯!”数马站了起来,努力的把泪憋了回去
          两个小朋友又再一次的1,2,1,2的走向了终点。
         “很棒哦!数马拓马!”场边狸冢老师笑眯眯的摇着手,在她身边刚刚那个包裹极其严实的男人发出了“呜呜”的哭声夹杂着“太棒了,数马拓马”之类的呢喃。
          “阿诺,那个果然是狸冢先生吧”给小朋友鼓着掌的鹿岛忍不住再次发问
            “啊”他旁边的狼谷仍然一副淡然
        第二场是投球游戏
        出战的是除了美鸟外的所有保健室小朋友
        每个人小小的手中都紧紧的握着属于自己的小球,或白或红,小脸写满严肃。
        开始的哨声响起
       “哇!”不知道是因为太紧张还是怎么了,小鹰的球忽然从他的手里滚了出去,小鹰急忙去追,可是每次都把球碰的更加的远,小鹰急得眼眶通红,肉乎乎的手掌很努力的想要把小球攥在手里,但是却越碰越远,最后球滚进了观众区,小鹰再也忍不住自己的焦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观众区里,狼谷看着场上的弟弟,皱着眉头说了声笨蛋,就开始往球滚落的地方挤去,鹿岛看着对方的动作笑着跟了上去
           此时的场上,正在哭着的小鹰却被另一只小手拍了拍,他止住哭声,挂着泪珠转头看去,发现是奇凛 ,奇凛正一脸笑容的拿着自己的小白球递到小鹰的面前,“别哭啦,奇凛的给你!”,“可是这是比赛啊”“奇凛才不怕哩!”,“唔!”,不知什么时候,保育室的其它小朋友也来到了小鹰的身边,虎太郎捧着自己的小红球一脸认真的看着小鹰,一副送给你的样子,拓马拉着数马笑眯眯的说“还是小鹰比较重要!”,数马湿润着眼睛“既然拓马都这样了,我也”
          场边,家长们一副孩子长大的模样,笑意盈盈,就连兔田也拿起相机对着场中的孩子拍了很多照片,决定无收费的送给家长,“真是值的纪念的成长时刻啊”
            此时,正在犹豫选哪个球的小鹰,隐隐的听到有人在喊他,转头看到狼谷隼有些狼狈的模样 。
            “笨蛋!接住啊!”狼谷隼一扬手,一个小球准确的砸向了小鹰
             “哥哥Q_Q”小鹰好容易止住的泪水又泛了上来
              “可不要给我输了啊!”狼谷一脸严肃,在忽略满身狼狈的情况下。
             “这家伙总算有点哥哥的样子了啊”人群中,狼谷老师看着自己的儿子欣慰的笑了。
         第三场借物跑
      仍然是除了美鸟之外的所有孩子
    小朋友们一个个摆着严肃的脸从箱子中拿出自己的借物条。
      虎太郎拿到条后一脸严肃的看了一会儿,随后便四处张望,看到哥哥后虎太郎的眼睛咻的一亮,迈着小短腿就向哥哥跑去,可此时的场边已经围满了看不懂字条来找家长的小朋友,虎太郎看着包围圈,呆滞了。
        最后,还是鹿岛努力的把虎太郎抱了起来。
        “来,哥哥看看,最喜欢的东西啊,虎太最喜欢绘本了 哥哥记得有带来呢,我这就去……”
          “唔?虎太最喜欢,哥哥!”
           “虎太郎……”
“”虎太最喜欢哥哥!”虎太郎鉴定执着的说着,眼睛里仿佛住满了柔软的暖暖的白云,就这样看着鹿岛,把鹿岛看的不自觉湿了眼眶。
            站在一边的狼谷就看着鹿岛一副傻哥哥样子的抱着弟弟跑向赛道,然后转头看着一脸期盼的看着自己的小鹰,又看看自己手中的纸条说“死心吧 ,我不会和你走的!”
          小鹰听到 ,泪水立马滚满了眼眶 ,“笨蛋哥哥!”
      狼谷手上的纸条,写着的是“最想成为的人。”
               
       
      
               

           

忽然有了80粉

唔,想来一个80纪念,有什么想看的吗?
留言,私信都可以哦
没有,我可就偷懒了(๑•ั็ω•็ั๑)

捕猎关系(6)

          “啊,隼你这个蠢货在说些什么啊!”继鹿岛爸爸手中酒杯破碎的声音后,鹿岛蹭的站了起来脸红的一批。
           “干什么的话,表明心迹啊”狼谷撑着一脸的面无表情直起了腰,非常淡然。作为伴生兽的矛隼落在他的肩上撑开翅膀挺起胸膛发出骄傲的长鸣,鹿岛的龙猫忍不住的炸了毛(虽然在口袋里并不能看到),鹿岛爸爸的伴生虎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对着狼谷呲起了牙。
              。。。。。。
         
            “阿娜达,把气势收一收哦”

             “隼!你给我老实点!”

           狼谷家和鹿岛家的老佛爷在一阵寂静后开了口,四两拨千斤的把狼谷刚刚的告白吧啦了开。
      
             “开什么玩笑,自家宝贝儿子还没有放在手心里呵护够呢,那个臭小鬼凭什么就要抢走啊!”这是护崽的鹿岛爸爸的心里活动。
             “啊啦,啊啦,真是个冲动的孩子呢,看样子还没和龙一告白就敢先在大人面前暴露吗,完全不顾及龙一的心情呢,这可真是,欠收拾呢~”这是表面笑的和蔼的鹿岛妈妈的心理活动。
               “这个傻儿子,连龙一还没搞定呢,就敢在大人眼皮子底下蹦哒,这是怕死的不早么。”这是深知好友腹黑的狼谷妈妈。
                “这么傻的家伙 ,真的是我儿子?!”这是单纯被自己儿子的愚蠢震惊的蛇原老师。
                 
                狼谷并不傻,怎么会看不出来大人们这是在无视自己的告白,但是在他心里,自己的两个目的撕开自己和龙一之间的薄膜以及在家长面前表达下自己喜欢龙一的心思已经达成了,至于这么不合时宜的表达出来会造成的后果,狼谷表示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两家人的晚宴就在一种微妙的气氛下结束了,回到家的鹿岛莫名的心力交萃。
              “啊。”泡完澡把自己扔到床上,鹿岛长叹了一口气,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在自己因为对方的心情困扰的时候对方居然一声不吭的直接在双方家长眼皮子底下表白了!这让鹿岛有些茫然以及愤怒。
               “吱”和自家伴生者的复杂心情不同,小龙猫抱着自己蓬松的尾巴,坐在床上啃着自己的尾巴尖,眼泪汪汪的,“吓死鼠了啊,小伙伴今天要把我吃掉的啊!不要以为鼠躲在口袋里就感觉不出来,救命啊,精神兽要吃精神兽了啊!”
                “噗”感受到自家伴生兽复杂的心理,鹿岛坐起来,把自己可怜巴巴的小可爱放进手心,用脑袋抵住它的脑门,“放心啦,希亚斯不会吃掉你的”
                   “吱?” ,“那就这样好了,下次它再吞你脑袋,你就直接给他一巴吧,就像妈妈的精神兽给爸爸的那只那样。”,“吱!”
                   就在一人一宠友好和谐的交流的时候,鹿岛的手机响了,来电人显示是狼谷。
                 “喂?”
                 “下来一趟,我在楼下。”
                 “你现在来搞什么呀!”
                 “那就打开窗户。”
                 这么说着的时候鹿岛听到阳台那边传来了敲击的声音,转过头去的时候吓了一跳,狼谷正站在天台上 ,鹿岛去打开窗户,狼谷一进来就把鹿岛抱进了怀里。
                  “哇,你干什么!”
                   “对不起,今天没有先经过你的同意就那样子,但是啊,我实在忍不住了,从小时候你没分化的时候我就决定了,无论如何我都要陪着你,你和我分化后我简直开心坏了,我们拥有了更加正大光明的在一起的理由,但是我一直没有先说出来,我忍着我想等你长大 ,但是我忍不住了啊,有人在窥伺着你,你还和乌龟一样缩在壳子里,我很着急啊,所以,呐,龙一,阿龙,我喜欢你啊,喜欢到别人看你一眼都会很生气,你呢,嗯?”
                  被狼谷抱在怀里,鹿岛闻到狼谷身上的轻轻浅浅的薄荷味 ,介于少年和青年的嗓音带着热气打在耳畔,鹿岛感觉到了,从身上莫名开始氤氲的热意,想要抱紧眼前的人,莫名的就有了这种冲动。
                 “龙一?”感觉到怀里的人加大的力度,狼谷看着鹿岛绯红的脸庞,“好热。”,“热?”狼谷笑了,“真可爱呢”忍不住将自己的脑门和鹿岛的脑门抵在一起,狼谷却感觉到了莫名的热度,感觉到怀里中人越来越急促的喘息和逐渐朦胧的眼睛。这是!
                 因为某些不可告人的心思,狼谷查阅的资料甚至比身为向导的鹿岛还多,隐隐感觉到不对的狼谷迅速的把龙一很抱起来,跑了出去,在找到鹿岛夫妻的短短几步路,狼谷强忍着作为一个哨兵的欲望,把扑腾不以的矛隼强行按在精神空间里,身体甚至也受到了怀里人的影响,发起了热。
                  看着怀中的狼谷绯红的面庞,和迷离的眼神,听着耳边的喘息,狼谷咬住了自己的舌尖,他不想让鹿岛受伤,绝对不可以。
                   听到敲门声的鹿岛爸爸打开门,门口站的却不是自己可爱的儿子而是另一个臭小子这让鹿岛爸爸黑了脸,还没有说话就看到了自家的宝贝儿子,看着自家儿子的状态,鹿岛爸爸毕竟是过来人,立马就要把自家儿子抱过来,却被狼谷拦住了,不要小看哨兵的独占欲啊,“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屋内传来了鹿岛妈妈的声音,感觉到不对的鹿岛妈妈走了出来,“你们这两个无药可救的哨兵!狼谷快点把阿龙给我!他爸还不赶紧开车去医院!”
                  一阵兵慌马乱后,几人赶到了医院,看着龙一进了隔离区打了初次结合热的镇定剂,“哥哥!”以为哥哥生病的虎太郎蔫蔫的,在狼谷怀里蕴起了眼泪,鹿岛妈妈把小儿子报过来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后背“没关系的哦,哥哥他只是长大了。”,“长大?哥哥。”,“是哦,长大。”
                  而此时的另一边,鹿岛爸爸黑着脸“狼谷家的小子!你给我过来下!”老虎向狼谷呲起了它的尖牙,矛隼从精神空间飞出发出了长啸。

。。。。。。。。(不正经的小剧场)

关于巴掌

某日,鹿岛爸爸的伴生兽老虎蹭着自家的伴侣撒娇,一个不小心就把龙猫的尾巴吞进了嘴了,还不撒口了,龙猫的脸上立即凸出了青筋,一顿连环巴掌就使了了出来,老虎乐于感受龙猫软乎乎的小爪子于是就撒开了嘴。而另一边不知情的小龙猫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前辈好厉害!”以旁的小老虎懒懒的打了个哈切

某只矛隼打了个哆嗦莫名的有些冷呢
一旁的眼镜王蛇,好蠢
         
            

捕猎关系(5)

太久没写了!我对不起龙一!对不起小可爱啊啊啊啊啊,感谢鞭策,我会努力填坑的

   酝酿,酝酿,酝酿

    知道了前因后果的狼谷并没有对自己把对方打跑的行为有任何悔改之意,对着自己的向导(自己认为的)
红脸还甚至接触,绝对不能忍,不知道哨兵独占欲很强吗!
    
     再者说,喜欢有夫之妇什么的,这个哨兵的节操的值很危险啊,正直善良的狼谷君表示作为一个好孩子他有必要保护好自家的小向导,帮助老师远离痴汉!
(西亚斯:抓秃狗毛,人人有责)

      内心戏很足的狼谷在明面上只是挑了挑眉毛,让鹿岛莫名的有些心虚,但转念一想自己有什么好心虚的啊明明什么都没做,于是毫不犹豫的和狼谷对视起来。

     但其实狼谷的沉默并不是龙一想的那样单纯的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哨兵想的是更为深切的问题,自家预定的向导被别人看上了,这是哨兵早就想过的问题,一直以来周围的朋友都默认鹿岛是狼谷的向导,哪怕有那么几个想要鹰下夺人的也都被狼谷的武力和鹿岛的迟钝给挡了回去,但是随着彼此年纪和年级的增长,认识的人越来越越多,而鹿岛更是有随时开窍的可能性,所以哨兵决定想要和向导撕开彼此之间那薄薄的窗纸,将彼此的心情都说出来。

       至于,鹿岛会不会喜欢自己,狼谷表示“我有自信,龙一肯定喜欢我”

        “阿龙……”狼谷的话刚开头,就被鹿岛的铃声打断,正想着是谁并想把人打一顿的狼谷听到了鹿岛兴奋的声音:“爸爸,妈妈,你们回来啦!”
(狼谷:乖巧可爱.gif)
 
          好久不见的爸爸妈妈回来了,龙一很开心,平时稳重的龙一也难得的跑回了保育室,和兔田先生请了假,带着眼睛亮闪闪的虎太郎就往家跑,因为伴生者年纪还小无法自由进去精神空间的小老虎只能自食其力的跃上了龙一的肩头。

          鹿岛爸爸和妈妈刚把带来的行李放好,就听到了自家门锁打开的声音,随后便是鹿岛响亮的“爸爸,妈妈,我回来了!”,鹿岛夫妇笑着对视一眼说出了龙一等待了很久的话“欢迎回家”
    

        虎太郎被妈妈抱在怀里,眼睛里闪着小星星,作为伴生兽的小老虎可没这么幸运,它被鹿岛爸爸的大老虎叼着后颈被迫进入了搬东西模式,而另一边,鹿岛妈妈的大龙猫正在和龙一的洛特交流着什么,两只毛绒绒聚在一起,大龙猫甚至从自己的囊颊掏出了储存的坚果对龙一的龙猫进行喂养。

      就在全家安置妥当后,门铃声响起,鹿岛妈妈抱着虎太郎打开门看到了好久不见的好友兼邻居。
       
        “呀!静,好久不见!还是老样子啊你。”鹿岛妈妈带着温柔的笑意看着自己的好友。

         “我能有什么变化啊!倒是你心也是真大终于回来啦!不和你家亲爱的在抛下龙一他们一走走半年啦。”
狼谷静看着没有什么变化的好友,带着几分笑意调侃。
           “不会再走了,我和孩子他爸考虑过了,龙一要上高中了,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那孩子的结合热大概也会出现了,到时候我在他身边陪着他会好些,而且啊,我也不能让虎太郎真的度过一个只有哥哥的童年啊。”鹿岛妈妈低垂了眉眼看着自己怀里的虎太郎眉眼是化不开的温柔,虎太郎也笑着伸出自己肉乎乎的手掌贴在妈妈脸上。
         
           “这样才对嘛”狼谷静看着好友笑了,随即又很快的说道“哦,对了,我猜你们肯定没准备饭,走啦!去我家,我可是大干了一场呢!”

           “那我可真是期待着了。”

狼谷家

         坐在沙发上的蛇原老师还没有看见妻子的人影就听到了她独特的脚步声,在他脚边盘成一坨的眼镜王蛇稍稍伸长了脖子,吐着蛇信

       “你们几个,快点!客人来了哦!隼和小鹰快点过来见见你们鹿岛阿姨啊,半年没见了不是吗!”闻声而动的狼谷拽着小鹰就出现在了门口。
 
      “好久不见鹿岛阿姨”
      “啊,是隼君啊,好久不见长成一个男子汉了呢。”
      “谢谢,这是我的弟弟鹰,喂,小鹰快叫人啊。”
     
        虽然平时很调皮但还是有点怕生的小鹰,躲在哥哥的腿后面,有点不愿意出去。
     
      “是小鹰啊,好久不见,我是虎太郎的妈妈哦,虎太他啊一直有和我提起你呢,谢谢你平时对他的照顾哦”鹿岛夫人看着小鹰微笑着蹲下了身体。
      
      “我和虎太郎是好朋友!我会保护好他的!”小鹰听到鹿岛夫人的话眼睛亮了起来。
   
       两家人无论大人还是孩子本来就都是好友 所以气氛很快就热烈起来了,鹿岛妈妈打趣蛇原老师入赘的事,狼谷老师毫不犹豫接过了话茬“他是我的人了!入不入赘其实没事啦,但是啊我的人都赔给他了,他用一生来陪我也很正常啊!”

       蛇原老师推推眼镜,眼里是一丝囧意和九分温柔。
       两家人在一起吃饭时氛围简直不能再和谐了,鹿岛夫妇和狼谷夫妇聊着大人的话题,狼谷试图再次找机会和龙一把事情挑开,两个小朋友早就一起去玩游戏了,一切终结于狼谷的一句话。

      “请允许我和龙一交往”狼谷眼神坚毅

    “咔”的一生,自打出场没说过话的鹿岛爸爸,把手里的杯捏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