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

排球少年 某次聚会

  私设为:影日,大菅,东西及灰夜久,黑尾追求月岛
                 影日西谷三人国排设定
        背景为黑尾发现月岛好像很想高中时代的人们,于是偷偷的发起聚会

            文笔渣,人物极可能ooc,cp感可能不强
             以上,请食用

              .....

灯光和着汗水加上呐喊,这里是体育馆,队友的喊声看台上传来的应援声一切恍如隔世,又做梦了吗?黄色头发的青年懵懂的醒来,桌上仍未完成的工作伴着喝了一半的咖啡“真是的,不过是社团活动”青年呢喃,手机的声音让青年回了神“阿月”手机内幼驯染的声音传来“6号吗,可以”电车的呜声人群的嘈杂声一切都让人烦躁,更让人烦躁的却是眼前的鸡冠头“为什么黑尾前辈会在这啊!“哦呀 阿月难道不知道这次是音驹和乌野联合的同学会吗。”“你们是东京的吧,去宫城聚什么啊!还有请不要叫我阿月!”“嘛嘛,电车来了哦!快走吧。”大概是时间还早的原因电车上人并不多,月岛找了个座位坐下黑尾立即粘上,“呐,我说啊阿月我们都同居这么久了你干嘛这么生疏吗,明明高中时还勉强算尊敬前辈的。”“黑尾前辈,我们只是在同一座楼并不是同居还有请不要叫我阿月!”“什么吗。”身边的人模糊的还说了些什么月岛已听不清为了同学会的加班加点和早起的疲惫一起爆发了出来,黑尾正喋喋不休忽然右边的肩膀一重 看着肩膀上毛绒绒的脑袋“真是的,还是这么不坦率。”身体调整到让对方舒适的角度,大手轻柔的抚摸着对方的头“好梦,阿月。”推开熟悉的居酒屋的门老板娘熟悉的笑咪咪的表情映入眼帘,这间居酒屋陪着他陪着乌野度过了三年的泪水与欢乐“什么吗!月岛太慢了啊!你是最后一个啊!”熟悉的喊声一下子让月岛回了神“真是的还是这么吵!”“什么?月岛你这臭小子!”“够了!日向给我安静点!月岛坐了很久的车累了吧,快坐下。”乌野的爸爸大地发话了而妈妈菅原则是贴心的给自家后辈添好了餐具,反观音驹黑尾一到就得到了昔日队友们的热烈欢(chao)迎(feng)“黑尾你也太慢了吧,定地方发邀请的是你迟到的也是你啊喂,话说你这脸怎么回事被猫挠了吗,哇哈哈哈”黑尾看着推了板寸的山本猛虎嘲讽的一笑“哈?你懂什么这是我家月月给我留下的爱的印记。”“噗!还你家月月乌野的鬼畜眼镜连名都不让你喊吧。”“阿黑,好丢人这么久还没把人拿下。”“研磨!”“欸?黑尾前辈还没拿下月月吗,还是夜久前辈好,小小的抱在怀里正合适。”“列夫!给我纠正你的措辞!”“啊!混蛋影山那块炸鸡是我的!,”“日向呆子!你现在还在修养期吧,不可以吃这么油的东西等你好了多少都买给你啊!”“阿夕,不要喝太多酒啊!”“真是的!旭前辈男人就该多喝酒啊!”“龙!”“虎!让我们干了这杯!”“喂!菅你别往山口的菜里加麻婆豆腐啊!”“啊!被大地发现了!”四周一片嘈杂,但月岛却感到无比的心安,就像回到了高中一帮人不顾汗水与疼痛在球场上倾尽所有,回眸的瞬间却是和黑尾对了个眼,月岛转过头抿了抿嘴,聚餐后,日向吵着要再去卡拉ok被大地阻止了说明天就是工作日大家要尽快赶回去,不甘心的日向被影山拉着倆人吵闹着回了家,山口临走前对月岛说了句“阿月加油”便丢下有点懵的月岛匆匆离开了,东峰则背着喝醉的西谷带着腼腆的笑意向众人告了别,研磨和海及列夫夜久等人则要一起去车站走时列夫还吵着要背着小小的夜久,被踹了腰,列夫揉着腰一本正经的对夜久说“前辈,你不能老踹我腰这关系到你以后的性福!”“列夫!”于是列夫又被脸一下涨红的夜久踹了腿,“列夫,还真是笨蛋啊。”“研磨前辈!”一群人吵吵闹闹的走向了车站,田中和山本相互扶着肩膀摇摇晃晃大嚷着要在田中家再来一局,大地和菅原走的时候,乌野的银发二传手忽然踮起脚尖拉着后辈的领子在自家后辈耳边说“呐,月岛知道吗这次聚餐是黑尾君组织的哦”便笑咪咪的拉着大地和两人道了别,留下的只有黑尾和月岛了,看着眼前人的笑容,月岛别扭的撇过头耳朵微红,“呐,黑尾前辈,要不要去我家以不是前辈的身份。”“阿月!”“嘛,果然还是不要了吧。”“不!不!绝对要去啊!月月”“请不要这么恶心的喊我。”
          
           关于黑尾脸上的伤痕,是电车停下后月岛发现自己在黑尾怀里下意识揍下去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