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

可以点开,狼鹿cp了解一下无脑甜文请多关照

如果有人想和我沙雕对话的话

(狼✘鹿)待君归

   最近迷上带点古代的感觉(ฅ>ω
凉亭下,  引一流觞曲水,瓷杯缓落,这,围坐的不是昔日纵横捭阖的诸子百家,是一君二臣 ,他们谈的不是天下大势,是江山的生存或死亡。
良久黑袍之人起身跪地“臣!定不辱命!”转身离开凉亭。
黄袍之人看着黑袍之人的背影嘴中却道“鹿岛,你可怪朕!”
白袍之人却也只是稽首“为的,是江山。是太平安宁,臣何怨可有”
  夜星稀,灯如豆,黑袍人抱着他的刀,这是把饮血的刀,看着对面人的眸,那是双忍泪的眸
狼谷(深吸一口气,放下剑,搂着眼前之人):“我会回来!活着回来,让这江山活下去!给你一个安稳!”
鹿岛(在狼谷怀里抬头与狼谷对视):“我等你回来!为你守着后方,让你心无旁骛征战沙场!”
鹿岛抚着眼前之人的眉眼,蓦的笑出声:“还记得你我初次相见,你就是个拎着剑,傻呵呵的刺木头的傻大个,我喊你你都不理我。”话尾含了些委屈
狼谷将下巴抵在怀中人的头上笑道:“我那时一心在剑上,你一袭白衣,又说话斯文的不成样子,我哪里知晓是哪个贵公子来找我这个武夫的麻烦。”
鹿岛又道:“那第二次呢,主公也好好引见了我,你怎生还木木的,抱着你那剑,还瞪我!”
狼谷苦笑:“我那是惊着了!我在想地上也有这般标致的儿郎?看你看的入了迷!”
鹿岛红了脸:“昏言浊语!”
狼谷:“昏言浊语就昏言浊语吧,我一介莽夫若不是脸皮厚哪能把当朝丞相抱到怀里”
鹿岛:“哟,堂堂护国大将军若是那一介莽夫我这丞相也就是个的文弱书生了罢!”
狼谷长叹:“你啊,我一介无知莽夫,你一介文弱书生,咱俩配配正好!”
末了,两人都被彼此逗笑,拥在一起,鹿岛把头埋在狼谷怀里声音颤抖:“活着,你定要活着回来!哪怕兵败圣上怪罪下来,你也要活生生的站在我眼前”
狼谷摸着怀中人的头柔和道:“好!”
“等你回来,咱们就辞官,躲到那深山里,乱与不乱再无相关!”
“好!”
“咱们就搭个小屋,山肴野蔌,闲云流水,舞剑伴笛过着一生!”
“好!”
良久,天光微亮,雄鸡报晓,狼谷感受着胸前湿热,“等我回来。”
鹿岛抬头:“定待君归!”
后记:天晓初年年,国积贫弱,恰逢荒年,外部游牧民族趁乱劫掠,丞相鹿岛龙一联合其夫狼谷隼向圣上进谏,凉亭下,君臣流觞曲水,护国将军狼谷隼挂帅披甲,挥师征战,其夫鹿岛龙一镇守中央,辅助圣上,肃清官场,改规治农,五年,将军狼谷在敌我悬殊的境况下驱赶了敌人,以少胜多,却也辙失左臂,狼鹿夫夫同向圣上乞骸骨,圣上挽留无果,遂放二人离去 ,终入荒山再无音信,后世一樵夫打柴误入一竹屋,屋内物品皆双份,屋后二碑只狼鹿二字而已,有一书上曰:“弱冠相遇相知,而立相守相离,不惑终得相守,耄耋与君同归”下书“终待君归”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