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

可以点开,狼鹿cp了解一下无脑甜文请多关照

如果有人想和我沙雕对话的话

时光的老屋(1)

      莫名写了这个自己萌的cp大乱斗,想努力的写出bad的感觉,但是单细胞又文笔渣能写出这么有深度的东西的话就好了吧Q_Q
       cp:学园奶爸:狼谷隼✘鹿岛龙一
             全职高手:王乔(叶乔?大乱斗?)
             英雄学园:轰出
      会写成短短的那种大概,店长是小天使一帆,被王大眼伤了心,遇到了叶不修,从叶不修那里继承了这个在个时空流转的店,王大眼同志为了追回一帆一直在找他 ,轰总和龙一因为种种原因来到这个店。
        文笔渣,勿喷。ooc大概会很严重Q_Q
  
    人在成长过程中总会想扔掉某些东西,痛苦的回忆,失败,不甘,痛苦,懊悔,人们总是要丢掉这些过于沉重的东西,好继续走下去,于是它诞生了,它不流通或交换任何东西,它只负责储存,它的货物便是人们疯狂的想要丢弃的所有妨碍自己前进的东西,人们把它叫做遗忘之屋,而老板却更喜欢叫自己的小店为,时光的老屋,珍藏着人们无比宝贵却被残忍丢弃的回忆之地。
       他是无意间走进这所有着古朴风铃的小屋的,他红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显示出一中莫名的暗淡来,推开门,屋子里暗暗的没开灯,但是却不会看不到路,那些闪着微光的小球照亮了路。
        “欢迎光临”,一个柔和的声音响起在明明灭灭的微光里眉目如画的青年,坐在柜台后眉眼带笑的看着他,少年生的不是极美,但那如从水墨里走出来的气质,儒雅的柔和的瞬间就让人平静了下来,“这是哪”他蠕动着嘴巴吐出这样一句话,“人们把这叫做遗忘之屋,但我更喜欢叫它时光的老屋”,“是,做什么的。”,“收藏”青年慢慢的从柜台后走出“收藏着被人们抛弃的而无比珍贵之物。”
          “不必疑惑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里,有想要抛下之物就会出现在这,孩子要抛下单纯成为大人所以来到了这,政客要抛下温情成为执政之人所以来到了这,商人要抛下良知成为成功者所以来到了这,你是为了抛下什么呢?”,他怔住了,老板看着他呆楞楞的神情也只是笑笑“不要着急,每个来到这里之人都有故事要讲,先喝杯水吧,我们慢慢来。”
           “我不知道 ,我好像没什么可抛弃的”客人在喝下三杯水后,说道,明明暗暗的光照到他的脸上晦涩难辩,而店主却也只是微笑着给客人的杯子再一次的倒满了水 ,“能冒昧问下吗?您的脸?是天生的吗?那块红斑让您有种特别的魅力呢。”店主放下水壶,手里默默的把玩着一个晶莹剔透的圆石,“不,并不是”客人捧着水杯,低垂着眉眼,“这是我的妈妈烫伤的,她的神智不清 ,认为我是不洁之物。”店主的手指微顿,又再次缓缓填满了客人的水杯,“非常抱歉。”,“已经无所谓了”,客人忽然柔和了眉眼,“这并不怪她,她只是太痛苦了,遇人不淑,遇到了我的父亲。”客人手抚上自己的左脸,语气温柔“我曾经无比的厌恶并憎恨着,我的父亲所给我的一切,我拒绝着他所给予的一切,我甚至 厌恶着自身的存在,但是,有个家伙撕碎了我的固执己见。”客人的声音越发柔和仿佛那个瘦弱的身影就在眼前,“明知道会打不过我,明知道会遍体鳞伤,但还是义无反顾,说着那是轰君自己的东西,无论如何那是属于你的怎么能厌恶呢!请接纳自己的力量吧,这种傻话来,然后啊,那家伙总是,温柔的不可思议 ,细心的不可思议,有的时候经常伤害自己去帮助别人,这一点啊可爱又可恨,每次看着他遍体鳞伤又拼命努力的样子,我心里总是想着要把他圈在怀里,哪里都不可以去。但是我知道不可以,他注定是翱翔的鹰。”,店长微笑着看着客厅“他对于您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当然有!他是我想要一直一起并肩战斗之人,是我想要守护之人,是我所爱之人啊”客人的语气越发柔和“但是……”,“但是?”,“他有着另外珍视之人,他们青梅竹马的长大,他很在乎那个人 ,在乎到可以不顾自己的生命!”客人的双手紧紧的抓住了裤子,“……”店主垂眸,将手中把玩已久的原石放在了桌子上,原石却早已被浅浅的蓝色填满,浅蓝中慢慢的泛着几缕鲜红,就像是花儿
无意间招惹了海洋的波涛被撕碎前的微笑,“您想要忘记的已经记录下来了哦”店主笑着“因救赎的爱恋与犹豫混着惊恐的悲伤呢,真是纯粹呢,没有任何杂质,仅仅是因爱而产生的沉重吗”,客人怔了怔,“那么,您的选择是什么呢?”,“选择?”,“是的,您是想把这段记忆寄存在这里吗?还是要背着它继续前进呢?”,“寄存?”,“是的”
      隐晦的萤光下 店长的声音带着几分诱惑,“忘掉所有求而不得的痛苦,忘掉他的一切 ,轻松的继续走下去。”“轻松的走下去啊……”客人喃喃着,他的脑海里闪过了那人的身影,蓬松的绿色头发,总是有点羞怯带点躲闪却又清亮坚定的眼眸,带着点雀斑的可爱面庞,不畏伤痛的战斗,缜密的思维,溺人的温柔,还有从他嘴里喊出的各种情绪的“轰君”,担忧的,开心的,欣慰的,只是这么想着客人的脸颊就火烧般的红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握了一下,“不会忘的!”客人的脸仍然面无表情,但是眼神却是坚定的,“或许会很痛苦,看着他为别人受伤,看着他对别人温柔,看着他为别人惊慌失措,但是这一切都抵不过我和他的相遇啊。”客人的眉眼越发温柔“他死心眼的打破了我自以为的固执,他,是我最重要的人,和他相遇后的所有于我而言都是珍宝啊!光是想想我要忘记他了,他那茫然的眼神,我就已经很难受了,我不会放弃的!结局还未定呢!”,“……”店主看着手中再次晶莹剔透的圆石笑了,“真是的 ,难得的好记忆啊,不过你嘴里的爱人和我认识的一个孩子真像啊 ,柔中带钢,为所爱之人而付出啊,嘛,既然你想好了就好好加油吧。”,“……”,“呵呵,还想再喝杯水吗?”,“你叫什么”,“我?你可以叫我灰月,也可以叫我三寸灰”,“……真名”店长,却也只低头轻啄着杯中的水,“……,谢谢你,我想明白了很多事。”客人起身“我叫轰焦冻”,“有缘你会再次来到这的。”看着客人消失的身影,店主起身将透明的圆石放到架子上,“真像啊,要不是知道那孩子和他的伴侣不在这个空间的话,差点就误会了呢。”店长的眸子落到一个棒球上,棒球上的字迹有些模糊不清了,“这可是我的第一个客人,也是目前为止唯一来过两次的客人呢。”店长的指尖慢慢的点在了棒球上,唇间逸起笑意一片荧光漫开 。
      “对不起,打扰了 。”一个怯怯的声音响起,那时候的店长刚刚接收这个店,将原来的一切尘封,和店本身签订了契约,选择了自己重要之物的名字,自由而被限制 ,平淡而孤独,就在他有些茫然的时候,第一个客人来了,很青涩的少年,带着点茫然和在那个年纪不该有的死寂 ,刚刚上任的店长也生涩的接待了第一位客人,在给客人倒完水后,两个人面对面竟是相对无言,末了一起开口的两个人同时笑了 ,年纪本就相差不大,慢慢的两人就聊了起来 当时的店长就把原石摆在桌子上,听着他的故事,“这是哪呢?”客人端着水杯,看着眼前清淡的少年,“唔,回收记忆的地方。”,“记忆?”,“嗯,人们感到痛苦想要抛弃的记忆 ,你来到这的话,就代表着你也有想要忘记的事吧,前辈把店交给我的时候是这么说的。”,“想要忘记的事啊。”客人看着周围闪着幽芒的一个个小团,垂下了眼眸,“痛苦的事情倒是有呢,我的爸爸妈妈…… 飞机失事了,只留了我和只有几岁的弟弟,我在想啊,爸爸妈妈会不会忽然回来就像以前一样 笑着说,龙一我们回来了,神明会不会把他们带回来,会不会把他们还给我,如果如果他们他们回来了看见遗像会不会生气啊,我果然还是回去就把遗像撤了吧,他们……”有水,滴滴答答的落入了客人眼前的杯子里,“!”还有些稚嫩的店主怔住了,虽然有被前辈好好教导过,但是面对这种情况还是有些……,“还有啊,我和弟弟要怎么办呢 ,我能好好的照顾好他吗?虎太郎他还,还这么小,万一想爸爸妈妈了怎么办呢?我们的未来会怎样啊。”客人抬起了头,晶莹的眸子满满的都是泪水,桌上的圆石,忧郁的蓝和黯淡的灰翻滚着翻滚着,彼时尚且稚嫩的店长也只是手忙脚乱的拿来纸巾帮客人拭去泪珠,又帮客人重新冲了杯热可可,最后说了句“那要,试着忘记吗?”,店长轻声问出了口 他的手里紧紧的攥着那颗不断绿和灰交融近乎黑的圆石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