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

狼鹿家的饭(4)

       鸭血粉丝汤
       日本的冬天潮而冷,龙一环着肩感受着风透过衣服刺进骨头里。
        “很冷?”狼谷默默的把龙一的手塞进自己的口袋
感受到手心里的温度皱了皱眉
         “还好啦”龙一弯了弯眼角,手默默的抓住了掌心的热度
          “去吃点热乎乎的东西吧”狼谷叹了口气,手默默的回握
             两人十指相握,走了很长的路
            “鸭血粉丝?这是什么?”,鹿岛看着眼前的牌子一脸❓
            狼谷却是比较直接,拉着龙一的手就往里面走
            “等等,狼谷,这是什么都不知道啊。”鹿岛有点懵
             “进去就知道了啊”
              “万一不好吃怎么办啊”
              “试过才知道啊,好不好吃是舌头告诉你的”
              就这样狼谷拉着鹿岛进了这家招牌泛黄的小店
             “欢迎光临”店里的暖气让人松了一口气,鹿岛松了口气,店里的老婆婆带着温柔的笑意“要吃些什么呢?”
              “请问鸭血粉丝汤是什么!”狼谷一本正经的抢声
              “!”鹿岛一下拧住了他的腰“你有点礼貌啊喂!”
             “没事没事,这是中国的食物呢,你们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呢”老奶奶笑呵呵的,“很好吃哦 ,要说的话是内脏哦,试试吧,好不好吃也只有你的舌头能告诉你了哦”
              “那就来两份好了!”
              “唉,……隼。不要这么快决定啊” 
              “好嘞,老头子两份粉!”
              “哦”分隔着厨房和餐厅的蓝布后传来炉火点燃的声音
              很快,两碗热乎乎的鸭血粉丝汤端上了狼谷和鹿岛的桌,白白的汤里卧着透明的粉丝,红棕的鸭血和棕色的毛肚在碗周围整齐的码着,葱花和香菜在汤面浮着莫名的诱人。
              “好香啊。”龙一的眼睛亮晶晶的,“好吃啊。”
龙一吃的一脸满足,狼谷看着龙一嘴角勾起。
              “真是好甜的一对啊”这时候,料理店的老奶奶端着热水走了过来。
               听到老奶奶的话,龙一的脸腾的红了 ,而狼谷只是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嗯,真好呢,孩子啊,老婆子我有个问题想问啊,你们感觉自己能和对方走多远呢 。”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们能走多远,也许是一辈子也许不是,但是我只知道和他度过的每一天,争吵也好,开心也好,日常也好,对我来说都是闪闪发亮的宝物,也许,哪怕,哪怕哪天我们会分开了,但是我也会好好的面对,因为我好好的爱过了,不后悔。”龙一握紧了狼谷的手,微笑着看着老奶奶。
                 “不存在的”狼谷回握着龙一的手,咽了口汤。
                 “唉!”
                “我的规划里不存在没有鹿岛龙一郎这个选项,我们选的这条路不好走,但是既然我敢选择和你光明正大的走下去了,那就代表不存在放弃这个选项,我未来的每一步都有鹿岛龙一郎,这是肯定的”狼谷抬起头眼里的是执着。
                 “真好呢,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的走下去吧,和对方一起,因为让我听到了好东西,这顿饭就给你们免单吧。”  
                  “唉,不不,这样行的”,“没事啦”,“不可以啦”,一番拉扯后狼谷和龙一最后还是放下钱,走出了店,一开门龙一被迎面的冷气冻的缩了缩脖子
                  “龙一……”
                   “?”鹿岛回头的瞬间,狼谷的脸瞬间放大,从少年嘴里呵出的热气暖暖的带着餐后薄荷糖的香气打在了龙一的脸上。
                    “好点?”
                    “哈哈,真是有着独特味道的暖气呢”龙一笑着跑远,狼谷怔了怔,眼里滑过笑意,追了上去。
                 粉丝店里,婆婆把收好的餐具带到后厨,看着自家丈夫,“多恩爱的小情侣啊”,“哼”,面容硬朗头发花白的厨师用力撕开了牛肚上的膜。
                  “你不要别扭了,俊杰和他的爱人一定和刚刚的那两个孩子一样,只是彼此相爱啊,我们做父母的啊,就是孩子的支柱,如果连我们两个都这样,俊杰不就很痛苦了吗,这条路本来就不好走啊,老头子,如果我们再固执的话,俊杰要怎么办啊,不能因为所谓的对他好就让他痛苦啊,再说了,同性相爱怎么了,那个什么国际不是说了吗,同性恋不是病,老头子啊,我们可以不支持他,但是不能反对他,给他增加压力啊,俊杰和那孩子只是相爱啊!”
                    厨师也只是一张一张的撕着膜
                   “唉,你啊你啊”老奶奶叹着撩开帘子要出去了
                   “晚上吃寿喜烧!问那家伙还有另一个来不来!”厨师冷着脸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老奶奶笑着走了出去,摸摸了自己的胸口,在她的内袋里高大的青年搂着清隽的青年面对阳光笑的开怀
                   

                 
             

          
       

     

     
           

评论(2)

热度(47)